CaF₂

圈名荼靡九

『福华』烛火(10)

周五上化学课难得打瞌睡,老师说氟化钙第一排的老几一下子听成了福华gay,一下子就醒了,还问了老师几遍,真是馍馍片。








当斜阳消逝在海面上的时候Hora终于再一次开口了。


“你啊,知道今天的海面和昨天的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

突然被点到名的Sherlock正在思维宫殿里跑火车。


“每天的海当然都是不一样的。”Sherlock理所当然的回答。


“不不不,”Hora很无奈的回答,“你可真是没有乐趣啊……”


Hora突然从沙滩上窜起来然后绕到Sherlock的背后。接着Hora阴沉的声音就缓缓传来了。


“你有没想过去完完全全的拥有Watson先生呢?请一定要如实回答。”


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让Sherlock非常不爽。但是当他转过去之后看见的确定Hora完全看不出感情的标准的微笑。


“请一定要如实回答喔……”Hora带着微笑看着Sherlock阴沉的脸重复。


Hora只是想让Sherlock自己说出来而已,Sherlock很明显的感觉道Hora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。


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呢。


Sherlock看着Hora似笑非笑的眼睛最终还是如实回答了。


“是的。”


Hora看着Sherlock笑的更开心了。


她像个孩子围着Sherlock转了三圈脸上是难得看得到兴奋神情。


在Sherlock终于要忍无可忍的时候Hora才停下绕圈圈。


“好了好了,”Hora在Sherlock面前站定了下来,“不逗你了。”


Hora径直向前走去,就像漫无目的的散步,但是Sherlock依然跟了上去。


当他们沉寂的漫步了一会后,Sherlock刚想问,但是被Hora打断了。


“胆子不错嘛,就不怕我坑你?”


“还是说,是伟大的侦探Sherlock Holmes的推理?”


Hora继续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接着对Sherlock说。


“让我见识一下吧,伟大的Sherlock的推理。”


Hora转头看着Sherlock继续道。


“说说吧,怎么看出来的。”


Sherlock转过头来反问Hora:“看出什么?”


“你认为呢?”


Hora一边回答一边加快了脚步。


“当然,你如果回答了,我也会给你一个等价的信息喔。”


“这很简单。”Sherlock淡淡道,“你晚上回去不开灯吗?”


“我们可是半夜才到的。”


“而且,这么重要的邮票你却把他和别的放在一起。柜子里大多数邮票还是平平常常的邮票,说明你不集邮。那么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多邮票。这说明……”


“很好,”Hora鼓起掌来打断了Sherlock,“我知道了。”


“现在,我要告诉你我的消息了。”


Hora突然站定在Sherlock的面前挡住了Sherlock的路。


“你知道Mary Morsetan对吧。”


Sherlock带着一丝敌意的看着Hora。


“是早就死了的那个,不是Watson医生的妻子。”


Hora看Sherlock的眼神不对,想了想就突然想起来了,补充道。


“那个人,没有死喔。”


Hora笑嘻嘻的看着Sherlock说。


“克洛托并不是个人,而是个组织。”










(CaF₂)氟化钙

我真是……

「福华」烛火(9)

学生党最后的倔强








Sherlock静静地坐在海滩上看着夕阳的余晖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海面上。


 Sherlock想起来Hora说当时有事,让Sherlock傍晚去海边等她。


但是为什么Sherlock早早地来了,应为John不在。John要去陪病人,他们应该已经聊了一个下午了吧……


John为什么和她聊的很开心,明明她就是一只金鱼。Sherlock坐在沙滩上想着。


似乎从好久之前开始Sherlock就已经很在意很在意John了。


他隐瞒了John伤人,故意把John的卡消磁,支使John帮他跑腿,打扰John的约会,半夜把John吵醒……


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让John注意到他。


所以John是Sherlock唯一的光,纵使是烛火,在Sherlock的眼中也是格外的耀眼。


若是飞蛾,那便扑火吧。


Sherlock回想起第一次想告诉John是在泳池边。带着刚刚回春的心,苦涩回甘的茶,和飞蛾扑火的热情。


但是被John半打趣半吐槽的玩笑话打败了。


在等等吧……


可能John还没有准备好吧。


Sherlock对自己说。


拖着拖着他们就分开了。意外总是如此突兀的隔开两人。


Sherlock突然想起在假死的那段时间里看见的一场葬礼。


想起在所有人离开后死者的妻子在目前说的话。


“死亡也无法将你我分开。”


自此之后,Sherlock去了许多地方。但思念就像坟前的野草般疯狂生长,紧紧的把Sherlock束缚在伦敦。


或许从这时开始就已经走向了偏执。


Sherlock从来没有理解过那个妻子说的话。


明明尸体已经腐烂但为何精神还会留下。


纵使拉萨像一股冰冷到刺骨的泉水,也依旧难以抚平Sherlock的心。


“没有我,他有什么生活?”


这是Sherlock带着偏执的傲慢。


但是他错了。


时间可以改变一切。


John离开了他。


既然无法拥有他就守候他吧,以朋友的名义。


所以Sherlock会对John说那些言不由衷的祝福。


就这样算了吧……至少你还能见到他不是吗?总比以后连照面都不打的好。


不过Mary的死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
是害怕John伤心多一些呢?还是野火复燃的希望多一点呢?


“想的很入神嘛,”Hora站在Sherlock背后说,“想什么呢?”


Sherlock起身看着Hora完美的假笑心里很是不爽。


“说吧,要告诉我什么。”Sherlock开门见山的说。


“不要这么着急,”Hora直接坐在了沙滩上说,“等这最后一点落日下去了我就告诉你。”


“再等等就好。”


Hora一直是一个很有计划的人,在没有足够的信息的情况下Sherlock现在也只能按着Hora的计划走。


“我想要更多的信息。”Sherlock看着沙滩上的Hora说。


“不不不,”Hora摇着手指回头看着Sherlock说,“时间不是还没有到呢嘛。”


“等时间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
Hora看着海面上的斜阳缓缓道。

烛火(8)

flag破了,差两分。

我杀单位啊!瞎子……












“对了,”Hora突然转过头来问John,“你女儿呢?”


“你说Rosa?”John停下来说,“睡觉呢。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Hora顿了一下。


Hora刚刚说完,就飞快的拉开了旁边的抽屉找邮票。


“……我看看。”Hora在一大堆邮票里边翻边去。


突然,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伴随着掉落的玻璃片飞惊吓到了了在座的人。


John是在场反应的最快的,毕竟曾经是军人。他飞快的把Sherlock拉到了衣柜旁边的三角区域里。


接着是几声连着的枪响。


由于John的反应快于Sherlock,我们可怜的Sherlock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被拉到了墙边,头也于墙来了一次较为激烈的碰撞。


“……John”Sherlock看着眼前十分紧张的John说,“反应很快嘛。”


John把Sherlock拉进了一点,等了两下然后转过头看了Sherlock一会又平视继续前方。


“毕竟我还是入侵过阿富汗的士兵啊。”John平静的回答。


响声渐渐安静后John才发现他和Sherlock是靠的如此之近,Sherlock拉着John的手,John的后背贴在Sherlock的身上,颇为暧昧。


“活着?”Hora突然出声。


“刚刚什么情况!”John快步走过去问。


“你觉得我会知道吗?”Hora无奈的说,“看来有人想制止我们呢。”


“灯……”


Jane用手摸索着墙壁去寻找开关。


Hora手长脚长且定位极其准确,“啪”的一声打开了开关。


然后,灯泡炸了。


碎片飞快的向人飞去,Sherlock用风衣挡住了自己和John,然后John拉着Sherlock迅速的蹲下。


但是Hora和Jane就没有这么好运了。


Hora是离灯最近的,且反应不太快。反应过来的时候Jane已经把她推开了。Hora头着地,Jane被飞溅的玻璃片划伤了。


“Jane?”Hora揉着头问。


“……我觉得我需要去医务室。”Jane捂着伤口说。


John和Sherlock起身看见了后背被插了一片玻璃的Jane和头在流血的Hora。


“……”


Hora挣扎着睁开了眼睛。


“Jane?”她摸了摸面前的人,只摸到了一手的血。


“医生!”Hora大吼。


“……吵什么。”Jane低声回答,“我还没死呢,”


“谁带我去一下医务室看看?”Jane无奈的问。


最后当然是John扶的Jane去医务室,Sherlock虽然说化学很好但是缺乏救助经验,Hora就是个学物理的,更不要说她。


于是Hora就在满是烟尘的房间里捂着头和Sherlock大眼瞪小眼。


“在灯泡里充氧气,”Sherlock看了看刚刚炸裂的灯泡说,“很好的主意。”


“……”


Hora放下了手里的毛巾,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Sherlock。


“……你”Hora隔了一会疑惑的说,“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
“我们可以一会慢慢说,”Sherlock没有回答反而继续道,“不如我们现在来一把交易。”


“你真是聪明的让人讨厌啊。”Hora肯定道。


“但交易可以有。”











「福华」烛火(7)〖黑化梗〗

国庆最后一更






早上John和Sherlock倒是早早地起来了去了客厅。反而Jane还没有起床。就好像昨天去找他们的人不是她一样。


于是他们找了一个人问了一下……


结果……


“你好,”John向一位看起来比较温柔的人问,“你知道这个酒店的老板Jane在哪里吗?”


“我就是Jane啊!”那个自称是Jane的女子惊讶的回答。


“哪……昨天的人是谁?”John开始蒙了。


“……你们说的”Jane想了想回答道,“我好像知道是谁了。”


“她是不是带着这个假发。”Jane向后看去,“……假发呢?”


“在这里。”Sherlock手上拿着假发说,“但是她诉说的案情是真的。”


Jane看了看Sherlock和John,凑近了小声的说:“是的。”


“不过现在应该先去找她。”


Jane狠狠的转过头去然后一言不发的走了。


Sherlock顺手拉着John跟了上去。


在走过两层楼梯和一条长廊后Jane在倒数第二间房间停下了。


“出来!”Jane拍门大吼。


John被Jane突然间的大吼吓到了,后退了一步。


Sherlock安抚性的摸了一下John的后背。


在一阵吱吱呀呀声中,门开了。


一个黑短发的女子冒出头来看着他们,然后尴尬的开口:“早上,好?”


“……好就有鬼了。”Jane说。


“说不定有呢。”黑短发的女子小声接了一句。


“等我一下,”她对John和Sherlock说,“我马上就来解释。”


语罢,她飞快的关上了门。John和Sherlock尴尬的站在门前。


“对不起,”Jane转过头来说,“她老是这样。”


John摇摇头理解似的回答Jane说:“我完全理解,因为Sherlock比她还要麻烦。”


Jane和John相视一笑,刚想接话却被开门声打断了。


“是我先解释,”她靠在门框上看着被再次吓到的John和生气的不行的Jane说,“还是你们为我介绍一下你们是怎么见面的?”


“名字!”Jane白了她一眼。


“Hora,真名喔。”Hora特意强调了真名两个字。


“邮票。”Sherlock打断了Hora。


Hora看着Sherlock,再看了看John,然后转身把门拉开带上Jane走了进去。


“进来吧。”Hora回头了一眼Sherlock和John。


但是John没有看见Hora回头前的如腊月的雪般寒冷的微笑。


Sherlock拉起John向门内走去。


明知是荆棘,他还是带着他去了。


Sherlock是不会让John受伤的,但是他可以选择伤害自己。


John是不会离开Sherlock的,特别是受伤后的Sherlock。


空洞的灵魂流几滴血又何妨呢?只要可以把John留下来,Sherlock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。


荆棘也无所谓,深渊也无所谓。只要Sherlock有John,有他的光。一切,都可以作为代价。


Sherlock悄悄的关上了房间的门,站在John的身后凝视着他的光。


一点点,一点点的成为我的好吗?


Sherlock假装无意识的拉着John向前走去。


烟雨

旅行中的脑洞






古镇的早晨是烟雨蒙蒙的,就像蒙上了一块永远摘不下来的面纱。


那天John和Sherlock早早地醒了,也许是因为时差没有倒过来的原因。


好不容易没有案子还能拉着Sherlock出来旅游的感觉很好,至少对John来说很好。


John拉起Sherlock走向酒店旁的亭子里,却没想到早就有人在哪里了。


“你……好?”John用着他现学的,别别扭扭的中文说。


那个人取下一半的耳机,转过来看着John和Sherlock小声的说:“你好……”


John隔着淡淡的迷雾笑着着看着那个人,虽然连男女也分不清楚。


“打扰了……”


对面的人突然起身说了这句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
John还是继续问了两句,但回答他的只有河边被微风吹起的柳条。


John继续向前走着,还边走边问Sherlock说自己是不是吓到别人了。


说着说着,就中午了。


John找了个小餐馆想去吃饭,奈何语言不通,根本没法交流。不过相比之下Sherlock就像开了外挂一样交流的非常顺畅了。


可惜两人最后都载在了菜名上。


于是Sherlock就告诉老板说要和旁边那一桌一模一样的。


不过菜来了,John用不来筷子。Sherlock到是很快就学会了。John就只能看着菜从他的筷子边落下。


于是John就看只能着Sherlock吃饭。


但是Sherlock居然非常有人性的喂了John。让John非常的感动。


Sherlock和John好不容易吃完饭出来,却看见刚刚那个在他们旁边吃饭的女士用英语向他们搭话。


“第一次来这里?”


“不,”Sherlock把John向后拉然后用中文回答,“第一次来中国。”


“那我也没说错啊,”那个女士继续用英文回答着。


“我又不会吃了他,干嘛这么大敌意呢。”那个女士用中文对Sherlock说。


Sherlock看了一眼那个眉眼弯弯的女士,然后放开了John。


“要我做导游吗?”女士问John。




John和Sherlock答应了那个女士,他们聊的很开心。但那个女士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他们她的名字。


晚上到了酒吧后女士也是悄悄的走了,只留下了他们对她的回忆。


John走到酒吧边上,看着在河对岸休息的Sherlock出了神。


晚上的古镇到是有点冷了,Sherlock裹紧了他的外套和围巾也无济于事。他只是孤独的坐在河边的长椅上看着河水缓缓流走。


突然,Sherlock看向了John。那是隔着灯光和流水的一撇。


John看了看Sherlock,然后向前台要了两杯酒后走去了河对岸。


Sherlock和John就在和对岸喝了起来。


当John喝的有点迷糊了倚在Sherlock肩上时候Sherlock突然对他说。


“John,我好怕。”


John看着Sherlock疑惑的问:“怕什么?”


“怕你离开。”


Sherlock又喝了一口酒说:“其实我知道那个和我们搭话的女士就是你早上看见的那个。”


“你们聊的好开心,甚至比和我聊天的时候还要看心。”


Sherlock低头看着水然后接着说。


“我突然怕你有一天又离开我了怎么办……又和一个女人走了怎么办……”


Sherlock转头看着靠在他肩上的迷迷糊糊John问。


John看着Sherlock,半梦半醒中回答着:“不会的Sherlock,我不会离开你了,只要你不离开我的话。”


说完,John对Sherlock笑了一下。


Sherlock看着John,John也看着Sherlock。浮光中好似只有彼此。


Sherlock对着John微红的嘴唇吻了上去。在酒精和的热烈和古镇的宁静中一切都是那么自然。


一切都变成了它应该有的样子。


“我爱你。”


“我也是。”


流水倒映出了两人拥吻的样子,那是寂静而喧嚣的。









肝作业去了

烛火(6)(黑化梗)

国庆快乐







到了Jane的酒店已经是半夜了。安顿好Rosa后John却毫无睡意了。


窗外便是海,月光撒在海面上是像星辰般的闪耀着。


John突然想出去走走,随手拿上了一件大衣离开了房间。


还没走到海边,John却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人。


“Jane?”John疑惑道,“你也去看海吗?”


“Watson先生?”Jane转过身来回答,“我不去看海啊……半夜的海未免让人感觉太孤独了。”


“孤独……”John突然想到了Sherlock。


“我觉得到是有人很喜欢孤独呢。”John回答。


“……”


“哈哈哈……”Jane突然笑了起来。


“谁会真的喜欢孤独啊,Watson先生。”Jane停下笑声,“孤独只是害怕的借口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再见。”Jane离开了,“好好的欣赏海景吧。”


Jane的脚步声消失了,John也继续向前走。


海风并不凌冽,但是很冷。John从海滩看去,看见了拉着小提琴的Sherlock。


海滩上除了他就没有人了。


海和Sherlock是一样的孤独。


John想起了Sherlock的眼睛,是夜晚没有月光的海。既无悲喜,也无哀愁。是你深深望去也无法望穿的死水。


但是他现在看见了,看见了孤独。


John向前走去,静静地站在Sherlock的身边。


“Sherlock,你在想什么?”John看着拉着小提琴的Sherlock问。


月光撒在Sherlock和John的身上,一半是孤寂,一半是温柔。


“……”


小提琴的声音断了,是戛然而止。


“John……”,Sherlock抱住了John。“你会离开我吗?”


John好像感受到了Sherlock在颤抖,那个阿波罗般的男人在颤抖。


“不会的,”John抱了回去,“Sherlock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一会,Sherlock放开了John。


“去看看Rosa吧……”Sherlock又继续拉起了小提琴,“好好睡一觉。”


海风带着淡淡的腥味吹来,John看着Sherlock然后缓缓离开……


一切都是但然而安宁的,除了Sherlock流着血的掌心。


一把带着血迹的小刀叮当一声掉到沙滩上。Sherlock压低了声音愤怒的低吼:“Samuel!你……”


“我没干什么啊……”Samuel委屈的说,“我只是提了一个方案而已啊。”


Sherlock没有接下去,只是默默地拿起刀丢进了海里。


“我是不应该伤害John的,我更是不能伤害John的!”Sherlock看着淡淡泛起涟漪的海说。


“那……”Samuel不解的说,“你是要伤害你自己吗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与你无关……”


Sherlock又开始拉小提琴了,无论Samuel怎么问都不再回答。


“我不会伤害John的……我发过誓的……”Sherlock自我肯定似的低声念叨着。


但是……真的有用吗?


Sherlock那已经孤独到偏执的心灵真的能坚持下来吗?

烛火(5)

 





“叮!”

门铃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,三个人几乎同时回头,但是只有Sherlock和John冲下去开了门。

为什么?

因为不管是Sherlock还是John都能很清楚的分辨出这种门铃声了。

有客人来了呢。

当然没有反应过来的Rosa只是呆呆的在楼梯上站着一脸懵的看着下面空旷的走廊。

“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”Rosa喃喃自语。

与此同时两个在楼下的缓缓拉开了门,走进来了一个金棕色长发穿着衬衫的女子。

“请问……”那个女子的眼神在John和Sherlock的脸上游走了一下缓缓的开口问道,“谁是Sherlock Holmes先生。”


当那个女士开始诉说案情的时候John才发现Sherlock刚刚牵着他的手。John小心翼翼的看着Sherlock把手抽出来生怕打扰了他。然后当John看见Sherlock没有反应的时候又继续听案情了。

当然他没有看见Sherlock在他听案情时阴沉的脸色。

就像被偷走了珍宝的玛门。

Rosa坐着后面的沙发上听着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“Holmes先生,Watson先生……我叫Jane。”Jane说着,“你们知道“克洛托”吗?”

“什么是“克洛托”?”John反问,“那个希腊神话中的女神?”

“不……是最近的杀人狂。”Sherlock接了一句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我收到了它的邮票……”Jane开口。

“什么邮票?”John很明显不知道,“我连“克洛托”都没听过。”

““克洛托”是最近的新来的杀人狂,虽然没有来到伦敦,但是已经杀了七个人了。”Sherlock解释道,“几乎每个人都收到了来自它的邮票。不同样式的邮票。”

“好了Jane小姐,”Sherlock把手举到唇前说,“继续吧。”

Sherlock后来一直一言不发,直到Jane讲完之后Sherlock才缓缓转过去问John是怎么想的。

“其实……我有个疑惑。”John想了一下开口道,“为什么你会知道那是预先的邮票呢?”

“啊,这个啊。”Jane突然想起来了什么,“其实这个不是我发现的啦。”

“是我的一个朋友发现的,说来也是气人……”Jane自顾自的说,“我在收信的时候她突然从后面窜出来抢了我手里的信。然后看了一会吧那个邮票封着的信抽了出来看。”

“……”Jane顿了顿,“里面是一张白纸……”

“她看见白纸脸色一黑,然后从她的实验室里拿了一点看起来是水的东西淋在上面……”

“上面写着……”Jane深吸一口气说,“克洛托会来找你……时间到了。”

……大家都没有说话了。

隔了一会Sherlock走到壁炉边缓缓开口:“Jane小姐,我们接受你的案件。但我需要更详细的信息。”

John没有时间反应本能的就跟着走了。

“John,准备出发。”Sherlock走过去拉上John的手说。

当John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火车上了。

窗外什么也看不见,只有依稀的灯光在远处孤寂闪着。Rosa早已经在旁边的床上睡着了,发出细小的呼吸声。

“John……”Sherlock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低语,“和一个疯子,一个脑子有问题的智障同住一屋,你不害怕吗?①”

“不,不怕啊。”John完全没有动脑子想就回答了。

“……”

“睡觉吧……”






①摘自福尔摩斯探案集。

烛火(4)

潮爷生快啊!






一个Sherlock可以顶两个熊孩子。
John想了一下那个场景,然后补了一句
“打死不干。”

“我要学!我要学!”Rosa从后面窜了个头出来大吼道。
“Rosa!”John被从背后窜出来的Rosa吓了一跳,“听爸爸的话啊,不要学。”
“不~”Rosa非常果断的拒绝了,“我要和Sherlock叔叔学!”
“你才和Sherlock叔叔见多久就要换爸爸啦!”John看着和Sherlock统一战线的Rosa万分无奈。
“Sherlock叔叔把你娶了我不就有两个爸爸了吗?”Rosa一下子跳到John的面前说。
Sherlock和John看着Rosa,然后低下了头。
……
“那个……Rosa啊,”John尴尬的开口,“你不是有个妈妈了吗?”
……Rosa也低下了头,沉默了一会又抬起头了。
“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……”Rosa低声说了一句。
“你说的什么?”John看着Rosa嘴动了但却没有听见Rosa说的什么。
“什么都没有喔!”Rosa抬起头来笑着回答,“我去找Alice了。”
Rosa又叮叮当当的跑开了,留下Sherlock和John在那里伫立着。
Sherlock没有动,John也是。直到Rosa的脚步声消失之后John才想起要去整理自己的房间,给Sherlock说了一声就自行上楼了。
Sherlock目送John上楼,眸光暗沉。
直到楼下的灯光亮起,直到阳光落下窗台,直到John下楼之后Sherlock才停下手中的小提琴。
“又在想什么?”John看着拿着小提琴的Sherlock问。
你……
“没什么”Sherlock放回小提琴来掩饰自己的撒谎。
“什么时候吃饭啊!”Rosa从楼梯上下来问。
John钟都没看就回答Rosa说:“六点了,准备吃饭吧。”
Sherlock惊讶的看着John还在想John什么时候学会了演绎法的时候John到是先凑到他身边说:“Rosa像个报时表似的,到饭点就问。”
Sherlock呼了一口气然后说:“John你就是当时那个John就好。”
不要变聪明,不要看穿我的计划,不要离开我。
“Sherlock你什么意思?”John被Sherlock莫名其妙的话说蒙了。
然后Sherlock并没有回答John,而是径直走到了茶几边等饭。
“哎……”John看着还是幼稚的一模一样的Sherlock无奈的叹气。
吃饭的时候John才觉得Rosa早已不要自己这个爸爸了。
Rosa和Sherlock聊的欢天喜地完全把John当成了空气。
John开口插话还没有完美的插进去,只有Sherlock理了一下John,Rosa完完全全没有理他。
John:这人间不值得。
晚饭后Sherlock自发的给两人拉小提琴,John难得的感受到了温馨的感觉。
John坐在沙发上Rosa在他的怀里打哈切,他看着Sherlock在那里拉小提琴,Sherlock看着Rosa要睡不睡的脸庞和John拉着自创的不知名的曲调。
“爸爸,爸爸。”Rosa突然翻过身去看着John问,“我今天睡哪里啊。”
“你……你睡……”John突然反应过来了什。
“你不会……没给我找床吧。”Rosa跳到地上气鼓鼓的问John。
“哪有……”John慌忙的回答,“你今天和爸爸一起睡。”
“那就是没找。”Rosa接了一句,“沙发归我了。”
“你不要滚下来就行了。”




John:我怕是Rosa的假爸爸。
Rosa:你就是假爸爸。
Sherlock:看见没,那是我的John。
Rosa:_ノ乙(、ン、)_抱紧我自己。

烛火(3)(黑化梗)

高温假要结束了啊!心疼自己。



Greg离开了,Sherlock也拼完了最后一块拼图。
现在,就只需要等John来了吧。
“看来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呢。”
“Sherlock”
“你说的,”Sherlock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回答,“不惜一切代价,把他留下。”
“我只是用了最简单的一种而已。”
Sherlock把拼图放回了柜子里,在杂乱的房间里翻出了几个医用针管然后顺手丢进了垃圾桶。
终于,Sherlock在层层叠叠的资料海里翻出了一些卷宗。
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Samuel看着这一切问。
Sherlock摊了摊手说:“这很简单。”
“在John来之前我需要足够多的案子来打发时间。”Sherlock一边把那么大一箱卷宗搬上桌子一边说。
说完Sherlock就开始一本一本的研究他的卷宗了。
反正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嘛。
等John Watson生气然后过来。
Sherlock已经早早地织好了网,现在等待就好了,就像蜘蛛狩猎那样等待就好了。

一天后的下午,John伴着一段急促的脚步声走进了221b。
刚进二楼就开始找Sherlock。
“找我?”Sherlock突然出现在John的背后拍了拍John的肩膀问。
“Sherlock?”John很明显被下了一跳本能的喊Sherlock的名字。
Sherlock没有回答John,反而从后面绕到了John的前面去看John怀里的Rosa,全然一副没有听见的样子。
John看Sherlock没有理他也是无奈也是习惯的摇了摇头,然后John就开门见山的问了:“Sherlock你又吸毒?”
“Greg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吧?”Sherlock突然抬头看着John回答。
“不然……”Sherlock向前一步把John逼在楼梯角问,“你为什么会来?”
“得了Sherlock,”John完全没有在意Sherlock暧昧的举动回答,“现在我有是你的室友了,我们还要照顾Rosa。”
John从Sherlock身边走开,把Rosa放在地上蹲下来对Rosa说:“好了Rosa,走两步吧。我们要和Sherlock叔叔一起住一个月。”
Rosa抬起头看着John微笑着带着奶气回答:“好的爸爸。”
“Sherlock叔叔好!”Rosa笨拙对走了两步走到Sherlock的面前笑着对Sherlock问好。
Sherlock看了Rosa一会盯着Rosa说:“她长的很像你,John。”
Rosa看着好像没有听懂Sherlock在说什么,疑惑的看了Sherlock一眼走开了。
John看着Rosa跑开了然后转过身来正对着Sherlock然后说:“我下去拿一下行李,毕竟Rosa的玩具熊有点重。”
“你要叫她的名字!”Rosa突然跑回来气鼓鼓的说,“她叫Alice!”
“行,我去拿Alice。”John无奈的回答着,毕竟Rosa是小孩子嘛。
现在John下去了留下Sherlock和Rosa在大眼瞪小眼。
突然Rosa示意Sherlock把头低下来她要说悄悄话了。
Sherlock虽然不知道Rosa要干什么,但还是把头低下去了。
“Sherlock叔叔,”Rosa神秘兮兮的说,“你是不是喜欢爸爸啊。”
Sherlock把头抬起来看着Rosa透亮清澈的眼睛隔了好久才问:“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?”
Rosa低头想了一下,抬头笑着看着Sherlock说:“直觉!”
Sherlock还没有回答,John反而先上来了。
John抱着一个有两个Rosa大的小熊走上来说:“Rosa,你的Alice来了。”
Rosa看着熊就叮叮当当的跑过去抱着熊说:“Alice我要给你讲过故事!”然后又急急忙忙的跑走了。
Sherlock看了一眼Rosa然后对John说:“你女儿挺聪明的,我想教她推理。”
John的回答也非常的决绝。
“我不干!”
毕竟如果Rosa变成了Sherlock那样的话John还不累死。
一个Sherlock可以顶两个熊孩子。
John想了一下那个场景,然后补了一句
“打死不干。”










高温假使我勤快